※僅將此文送給arrio,感謝艾姊姊一直以來幫忙這裡。

 

Dust

【席雷‧阿斯利安x休狄‧辛德森】

 

ACT.1

 

  事情的開端總是難免兩字爭執開始。

 

  他們也不例外,休狄只是望著不遠處跟戴洛交談甚歡的阿斯利安,不免露出了抹難耐的神色,或許應該說是、對於這樣的場景對戴洛稍起了些微忌妒的情緒。

  他從來也不了解阿斯利安,即便成為搭擋。

  曾經的搭擋,現在不前不後的友人關係。

  會跟那個人成為搭擋關係的原因無非也只是懷著姑且一試的想法。

  至於為什麼想嘗試,他一點頭緒也沒有,說他鬼迷心竅也罷、就是沒有原因。

  畢竟能夠跟他和平相處的人簡直屈指可數,除了部份的黑館居民之外,阿斯利安就是這麼個例子。

  儘管他並不習慣所謂的搭擋關係,尤其是跟他人建立合作之外的互信互賴的親密這點,就足以讓他敬謝不敏,不僅麻煩,也不喜歡讓旁人查探有關自己的一切事物。

  類似於侵犯隱私一般地讓他感到不適。

  他寧願任務中放任自己受傷自生自滅,也不想跟他人團隊合作進而達成相當的效能。

  大概是因為跟他人合作的經驗都不太愉快,總是不歡而散,到最後還可能因為他人拖累他自己本身的效率的種種原因,讓他到後來幾乎都只接個人任務。

  如果沒有其必要,盡可能地避免為先。

  儘管後來也的確爭執不斷、理念不合,最後依舊走向分道揚鑣、各奔東西的結尾。

  雖然就他們是朋友這點來說,仍稍嫌牽強了點,或許應該歸類成朋友的弟弟、兄長的友人來說,都較朋友兩字還要來得貼切得多。

  想及於此,休狄忍不住扯開了嘴角,似笑非笑地對於這樣的情勢感到無奈之餘,更像是自嘲。

  曾幾何時,他的驕傲跟自尊總是會因為阿斯利安而受到挑戰。

  然後、直到情緒被消磨殆盡時,才又止於看似和平的現狀。

  就如同現在一樣。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他的耐心也所剩無幾,儘管他從來也不是什麼很有耐心的人,可遇到阿斯利安總是不免多留了幾分等待,該說是想討好對方、還是不自覺的動作,休狄無從得知,卻也同時因此發覺了對於那個人,從來也只是很單純的好奇而已。

  而並非他自己所想的,一點也不簡單。

  那個人並不如外表那般的和藹親切,這點,他在第一次跟對方起口角的時候就已經窺探出幾分,尤其是在瞥見阿斯利安當時扯開嘴角笑得一臉無害的模樣,嘴裡吐出的話語卻如當下迎風而來的冷冽,說著他可不是來跟他玩家家酒的話語。

  「你以為你是誰。」暖褐色的瞳仁在近晚時分顯得略紅、也略沉,讓休狄難以辨析對方的心思,更別說反駁對方的話語,就連一句話他都說不出口。

  梗在喉頭的滯塞,讓他近乎有種被對方直掐著脖頸不放的錯覺。

  是錯覺,卻也同時很真實地被對方的目光給震懾地難以反應。

  比起以往他所認識的那個少年,眼前的阿斯利安顯得更為真實,也同時更為深不可測。

  儘管對方的臉上依舊勾動著原有的笑容。

  但那個人始終不是他以前在遠處視線所觸及的爽朗少年。

  可卻一再地引起他的注目,以及殘餘的好奇跟渴望。

  轉瞬的念頭讓他感到恍惚。

  對於阿斯利安這個人,思緒不免總會回想當初,進而推移至後來的改變。

  休狄只是略偏著頭,在等待時間一再地被對方拉長這點讓他不免焦躁之餘,更是感到煩悶。

  他不是個喜歡將時間花費在跟他人打交道上,儘管隨即想起了他們兩人屬兄弟的親屬關係,他還是忍不住又扯了扯嘴角,以紓緩情緒上的躁動。

  想及於親屬關係,他也才想起了自己似乎對於莉莉亞這個唯一的妹妹近乎一無所知。

  似乎已經考取了白袍之外,其餘的消息他幾乎都是從旁人的耳語間聽到的,好像還跟那名妖師少年走得還滿近的,還有另外一名白袍也是。

  真實性與否,他也只是聽聽而已,畢竟他跟妹妹的相處情形並不如戴洛他們那般如此熱絡。更別說他也不是戴洛那般親和的個性,通常跟他處得來的人除了建立於一般的合作關係之外,就是幾名黑館居民懂他那不擅言詞的個性。

  本身血統也讓他盡可能地跟他人保持距離,雖然也只不過是他不想跟人有過分親密的相處,畢竟這也實在讓他難以適從。

  反正對他來說也並非有其必要性。

  雖然到後來還是不免跟幾個人走得比較近,例如眼前的兄弟檔:跟戴洛的認識是因為任務關係,至於阿斯利安則是因為那層親屬關係。

  休狄微偏著頭,他實在不太記得第一次見到阿斯利安的情形,似乎是因為任務地點恰好臨近狩人一族的居住地,才進而認識那名狩人少年。

  就類似於一個鍵結的關係圖,因為認識戴洛,所以順帶也認識了對方。

  他還記得自己對於阿斯利安的第一印象,無非就是制式於狩人的特性,無拘無束地、相似於戴洛那抹溫柔,少了幾分的幹練、多了不少的孩子氣。尤其是見到那頭柔軟的褐髮時,更是不免地跟大地兩字作了個刻板的聯想。

  「你好。」跟戴洛很像,只不過那張臉龐上頭的笑容過於爽朗地讓他有點難以適應。

  儘管對方也只不過是孩子,他也只是僵著臉反握對方主動釋出善意的手,生硬地回應著:「休狄‧辛德森。」

  阿斯利安倒也沒有為此感到不悅,只是勾彎了唇角,任由熱暖的陽光灑下,照得那頭褐色的髮絲漸趨金褐。

  「很高興認識你。」少年的嗓音略尖,休狄只是望著那雙漂亮的褐色瞳眸,不自覺地聯想於水晶兩字的那般清澈透明,也就如狩人一般、總有種讓人感到放鬆的魔力。

  儘管也只是他個人的看法,或許戴洛小時也這麼一個樣,休狄思忖著,忍不住挑了挑眉,似乎可想而知。

  「席雷‧阿斯利安。」他只是聽著對方的嗓音述出那名字,不自覺地跟著默念了次。

  僅僅以這麼一個方式,讓他記憶有這麼一個人,除了名字之外,連帶著那模糊的褐色調。

  「抱歉久等了、休狄。」在聽見戴洛的聲線後,才倏地將他的思緒給拉了回來,休狄不自覺地將視線瞥向了對方後頭早已走遠的紫意,輕應了聲。

  還有對方那抹讓他頗不能適應的笑容,他忖度著。

  深深地印在瞳仁上頭,成了一種難以言喻的複雜情緒。

  對於席雷‧阿斯利安,那個休狄‧辛德森一直以來所難以辨明的那名狩人少年。

  關於那個人,戴洛的弟弟,他曾經的搭擋。

  那個,他總像是霧裡看花般不明白的那個人。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