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泉紀行

 

一、出發前往熱呼呼的溫泉!

 

 

Act.3

  褚冥漾,一介偉大妖師先天能力繼承者,充其量也只不過可比擬成線上遊戲裡頭的初階練等怪一般,稀鬆平凡且不起眼的模樣,一併帶著附加的衰運價值。

  不能再平凡的少年曾認真想過這樣豪華的行程本該是一片美好的……

  山明水秀的景觀環繞著那幢獨立而出的日式建築,仿古式的設計更是在這靜謐的空間裡頭添增了一抹清幽的意味。熱氣裊裊的溫泉水包覆著他整個身軀,烘熱了他微紅的雙頰。在寧夏的季節裡頭,他還可以坐在長廊邊、從遠離城市喧囂的這裡俯瞰著那些仍舊忙碌的街景,燈火通明著。

  只不過通常他的幻想都只會是幻想。

  名符其實,止於虛幻的想像。

  為什麼學長和夏碎學長兩個人也在這裡?而且兩人身上都還穿著袍服?你們不是來出任務的吧?而且目的地也該不會是跟我們一樣都是那間不怕別人吃垮的豪華旅館吧?

  千百個疑問倏地浮上腦子裡頭,一旁的冰炎只是挑了挑眉,瞇起了那雙侵略如火的雙瞳。

  「褚,不要吵。」冰炎隨後阻斷婀 了他內心的疑問,皺著眉心的不耐煩明顯可見,隨意紮起馬尾的橡皮圈似乎鬆脫了些許,一扯便會鬆開的那悄然滑下了距離。

  ……學長,拜託、告訴我,你們是來度假的啊──!

  「誰腦筋燒壞會在夏天穿這鬼東西晃來晃去的?」冰炎毫不留一絲顏面地毒舌回了褚冥漾在心中的吶喊,順便在補上了一掌落在後腦上頭。

這原本打算預定為期一週的假期等同於把他這個人推入無止盡的地獄深淵去。

  不過也極有可能是被學長帶著一臉惡質的笑一腳踹進地獄裡去也說不一定,褚冥漾不自覺如此思忖著,眼角餘光瞥向了對方,還可以依稀看見那充滿惡趣味的笑容,可能下一秒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將他給丟在任務地點,自生自滅。

  雖然倒也不是什麼的一次可以好害羞的。

  「褚,你安靜點。」冰炎加重了語氣,用著可以將這名叫褚冥漾的人給殺得徹底的目光,看著不斷想找牆角鑽的少年,他現在只想趕快逃離這裡,然後跳上可以下山的公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越遠越好,這四字可以是切中了他的心聲。

  殊不知現下的狀況根本由不得他亂跑。

  雖說不上是荒郊野外,可一旁的茂密森林蓊鬱的樣貌卻足夠讓自己卻步了方才的想法,畢竟、自己的衰運可是足夠讓他迷路個將近三天左右的經驗,不僅是弄得四肢遍布擦傷破皮,還可以將衣服被沿途上的樹枝勾得破爛不已,他還記得冥玥看著自己的樣子,皺緊眉頭的神情,那雙黑瞳裡頭的他、狼狽得很。

  「夏碎哥!」千冬歲幾乎是在瘟神搭檔二人組出現的第一時間大喊出聲,但隨即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輕咳了聲,紅著臉問:「夏碎哥……你們也來泡溫泉嗎?」

  不對!這種狀況再怎麼看都不像是來泡溫泉的啊!千冬歲你的智慧光芒上哪去了?褚冥漾忍不住想脫口而出,但也不免地被冰炎給打響了後腦。

  唔嗯,對不起我閉腦。

  眼前的夏碎只是淡淡的一笑,然後指指不遠處飄著皚皚白霧的溫泉說:「聽說這裡的溫泉具有延年益壽的功效,剛好出完任務,就順道過來看看了。」夏碎衝著千冬歲一笑,這讓後者的臉更紅了,身旁的友人不自在地試圖扶正眼鏡來掩飾自己的羞容。

  下意識地想說千冬歲的眼鏡都快被他給扶歪了。

  不過談到溫泉水可以延年益壽的效用,夏碎學長的興趣還真是特別。

  褚冥漾只是看著那兩人難得釋懷了那層芥蒂彼此談話著,即便那些話題好像都不是自己可以簡單插話就可以討論的。沿著碎石鋪滿的小徑上頭,他只是低頭看著那灰白色彩的碎石子如同一盤散沙一般、散了一地的美麗,如此簡單。

  只要是明眼人都可以看見千冬歲一看到夏碎出現一雙漂亮的眼睛都燦亮了起來,他們兩兄弟似乎沒有以前那樣的冷漠了,反而還能有說有笑的輕鬆聊天,而萊恩則是又不知道飄到哪裡去了,估計應該已經到達門口,有八成的可能是去吃免費吃到飽的飯糰去了。

  看著那對兄弟越聊越起勁的樣子,突然讓褚冥漾覺得有種莫名的磁場隔絕了兩人,而不知為何卻讓他有點羨慕起千冬歲來。

  無來由地,卻不知道原因。

  一旁的冰炎只是沉默不語,帶著若有所思的模樣。

  他也只能低著頭,跟著千冬歲他們的腳步走上前旅館的路途,雖然算不上長、可一段距離的靜默卻足以讓他感到近乎窒息般的難受。

  說不上來,難以形容的異樣感覺。

  才打算轉換思緒試著想些暑假的其他打算時,冰炎低喚的單詞便再次將他拉入了不久前的夢境裡頭,蘊含著低穩富含情欲的聲嗓、緩緩地將他的思緒與意識給拉離了現實。

  他還能依稀聽見自己因為對方的動作發出了挑逗的音質,低吟難耐地扭動了身軀,碰觸到對方微冷軀體的溫度時,眷戀不已地想再次接近。而後在對方落下碎吻的同時,渴望著漸進式動作大幅弓起了背脊,雙唇微敞的無意義單詞輕洩而出。

  眼前冰炎那漂亮的臉龐,勾起了一抹惡質的微笑讓他失了心神,深深陷入無可自拔地主動傾向對方。在眼前人落下深吻的同時,伸出了舌尖相與纏繞吸吮的激烈勾出了一條曖昧不已的透明絲線,暗示性意味濃厚的邀請讓他將自己的雙腿給抬起,私密的按壓足以讓他瘋狂。

  隨後一指陷入,他不適應地細喊出聲……。

  「褚。」醉人的聲嗓在耳邊環繞著,能夠明顯感覺到自己雙頰熱燙不已。

  忍不住撫上了雙頰,雙手是確實地感到過熱的溫度傳入掌心內。

  見鬼了!

  那什麼春夢又來騷擾自己是怎麼一回事。

  「你的臉還真紅。」冰炎挑了挑眉,雙手交疊的冷漠表情跟背後的建築都正說明著他們到達的事實。只見一旁的千冬歲和夏碎早不見蹤影,對方在看見自己左顧右盼的模樣同時補充說了道:「他們早就已經進去確認入房手續了,你還不打算進去?」

  「喔。」呆愣地點了點頭,左頰的餘溫殘存、耳根子依舊灼熱不已。

  果然一放假,腦袋就開始不正常運作了,褚冥漾思忖著。

 

 

 

    文章標籤

    特殊傳說 冰漾 溫泉紀行

    全站熱搜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