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幻境沿續

 

 

Act.13

  一睜開眼。

  褚冥漾只是恍然地看著一旁搖醒他的千冬歲,邊扶正了眼鏡、邊傳著簡訊似乎有事要忙的樣子:「漾漾,我跟萊恩得先出一個臨時任務。」

  「唔嗯。」點了點頭,他揉了揉眼、只見眼前人拉住了一旁的萊恩要他綁上頭髮準備任務,而萊恩臉上似乎多了份那麼點不甘願,手上還拎著旅館特有的飯糰盒子。

  「冰炎學長應該還會繼續住個幾天,漾漾可以跟學長一起回來。」隨後只見熟悉的金色光點散染了整個視線範圍,兩人的身影便隱入了移動陣裡頭,隨著光點消散而去。

  悶哼了聲,對於方才的話語沒有仔細地聽得很清楚,疲憊的雙眼仍然半瞇著,被褥的暖溫讓他更是多了幾許睡意,褚冥漾索性倒頭繼續入眠。

  千冬歲是說……,模糊的意識有些運轉不能,思忖著方才那少年的話語。

  是說……學長嗎?

  隨後他便突地清醒過來,學、學長?

  不久前才經過的那瘋狂的情慾行為可以明顯感覺得到,可身上過份整齊的衣物跟清爽的身軀卻又不似真實的表明在眼前。他皺了皺眉心,什麼時候身上換了套新的衣物自己還不自知。

  就算是做春夢也……,眼角瞥見了自己手腕上多了條紅痕時,褚冥漾又倏地回憶起應該是昨晚的傑作,頓時有種大勢已去的錯愕。

  所以、所、所以自己是真的跟學長做了那檔事還被從裡到外輕裡的乾乾淨淨被放在被褥裡頭睡得一頭死豬模樣現在才反應過來的意思嗎?

  就算雙瞳不可置信地睜得多大,似乎都抹滅不了皮膚組織裡頭那份炙熱卻渴望的溫度,無論是對方修長指尖碰觸了自己的胸前乳尖那般輕柔,抑或是在繾捲起性器的濕滑觸感、雙舌交纏的軟嫩全都不可否認的全做過了好幾次。

  哪有才剛告白不久就直接衝回本壘的,又不是遙控器可以使用快轉速度,也未免太快了點。雖然什麼牽手接吻好像都一併處理完成,但也未免太方便了一點。而且還不止一次、接連的二三次更是讓他感到羞憤難分,不知該哭還是該怒。

  「糟糕透了。」低喃的口吻卻顯得輕鬆。

  想歸想,褚冥漾感到胸口鬱悶。

  在尚未釐清時,自己就像是不停地兜繞著圈、迴旋著。

  即便,赤裸著事實。他卻無來由地想逃避撇開視線,就如同他大多數看見那熟悉的色彩時,撇過了目光、直到對方呼喚了他的名,低沉地。

  「褚。」他回過了頭,只見拉門滲出了些微光源而逆光的冰炎。

  難得身上僅著簡便的襯衫加牛仔褲,一頭銀髮被隨意的紮起了馬尾,俐落的印象。

  「……學長?」在瞥見對方明顯的笑意時,他只是微偏了頭,沒有接下問句。

  「還好嗎?」冰炎低沉的聲線緩起,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又補充了詞:「身體怎麼樣?」

  只見眼前人微挑了眉,隨後坐在自己一旁、忽然伸出的手撫上了腰部:「很痛嗎?」

  廢話!

  骨頭都快散掉了……,咦欸欸欸欸欸!

  在看到褚冥漾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冰炎刻意地咬上了少年的耳骨,輕挑的話語便隨之吐露出,伴隨著熱燙的氣息。

  「看來好像不夠……。」不夠你個頭啦、禽獸!

  用力地推拒對方的動作,緩然而下的手掌心在碰觸自己身軀時,褚冥漾才赫然發覺對方的惡趣味,早在自己低頭抗拒時,深植而下的那些暗紅痕跡。

  他停住了所有動作,似乎也察覺自己的那抹情緒的對方也剎然止下。

  「……學長。」他低語著,那些字眼都無法透過聲帶正確地被訴說出。混雜的情緒不停地翻湧著思緒,連同地、在他的認知裡頭逐漸崩毀。

  那些他曾以為的。

  在對上視線時,視線模糊、染上霧氣的微濛卻讓他感到那些話語都不足以形容自己的感受,交雜在一團的那份、或許該稱微苦澀?

  眼前人只是靜靜地,一語不發。

  似乎正等著自己的後話,可褚冥漾卻連一個字都無法脫口而出。

  那些、以為過的。

  他的大半人生就這麼渾渾噩噩的過著傷痛血流的日子,在病房裡待過的日子都比在學校來得多,保健室已經不足以可以提供他一個保護的場所,反倒是醫院裡頭的急診是那白燦的光芒照得他腦袋迷糊,而逐漸失去意識後再復醒所見的一室慘白。

  病房裡頭的消毒水氣味仍殘存不去,外頭的景色雖算不上美,可那稀鬆平常的日子卻離他的生活便得遙不可及。儘管大多數,自己都只是靜靜地看著窗外、不時搖意吹拂的窗簾搖曳著裙擺著,好似、一切都這麼平和一般。

  那是他所嚮往的生活,能夠一步一步地踏實著生活就足夠。

  而後……,嘴角些微垂下了弧度。

  無奈的情緒流轉於胸口處,卻不得任何苦澀的滋味。那是他鮮少感覺到的、關心。

  無論是友人們還是黑館居民的大家對他的友善舉止,雖偶有脫序行為產生,可卻讓他感到印象鮮明地刻劃在心房處,雖然那些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瑣事。

  連同著眼前人。

  是什麼時候變質的,他倒也無心去追尋起初。

  「褚。」微仰起頭對視著冰炎的紅瞳,比起自己以往所接觸到、那抹溫熱腥紅的,屬於自己一部分的血液相較起來,顯得溫暖許多。

  「別多想。」點了點頭,忍不住抹去了眼角方才微濕的水液。

  我才沒有哭、笨蛋學長。

  隨後傾近耳邊的那細微聲語,靜謐的空間裡頭、留存著從拉門外吹入的風、吹颳著耳膜。

  聽得有些不太清楚,褚冥漾只是看著冰炎嘴角難得的笑意,倒也沒多想只是點了點頭。

  應該是不會被賣掉還是拿到黑館前被種掉的可能,所以應該還是點頭比較好。

  「褚。」冰炎低語著,眼瞳裡頭的色彩轉沉了淡微,而褚冥漾並沒有發覺那雙眼瞳忽地深沉所蘊含的背後意義。

  可惜的是、就是因為這想法,接下來的幾日褚冥漾是幾乎被種在床上的。

 

 

 

 

Act.0

  「住、住手你這渾蛋學長!」隨後的話語便被對方的雙唇堵了住,推拒的動作根本無力抵抗。

  「……你、你在摸哪裡,手不要亂摸!」羞憤難當的燒紅了臉,褚冥漾忽地為了自己當時的點頭動作感到後悔,是誰說點頭微笑就可以順利解決一切的啦!

  冰炎只是低笑著,說著簡直如同那些連續劇那些告白話語,低沉地聲線一再地讓褚冥漾陷落。

  他再也不要去泡什麼溫泉了,尤其是好死不死如果剛好有(無論生心理都很禽獸)學長也一同的話,絕對不去、他還寧願去打那些噁心到不行的奇怪生物。

  「唔啊──。」弓起的身軀,被對方用力啃咬了蝴蝶骨。

  隨後被對方先一步握住了自己的性器後,褚冥樣只能無聲哀嚎了自己的悲哀。

  你這禽獸學長!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