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是望著對方,點著了那根菸、任由緩慢燃燒著。

  你還記得起初的相遇只不過是因為人手不足而讓你們獲取了那新人搜查官的頭銜,然後成了搭擋、為查緝毒品的工作勞碌奔波。

  你是為了尋找父親、為了那如謎的單詞,戴上眼鏡、進而成為緝毒人員,就為了找到一個你想知道的答案,關於當年、關於Switch

  你喜歡一個人行動,這麼一個插曲、多少讓你感到不愉快之餘,更是不認同對方的存在,那個看來就極其會扯自己後腿的笨蛋傢伙。

  差距十公分的距離,從你的視線看來、衛藤快實在嬌小了點,就跟茉莉喜歡可愛的事物這點恰好符合,而你的評語大概就是如小狗一般,還是乖乖待在一旁等工作落定為優較好。

  他就像是一顆不定時的炸彈,總是在你的生活裡頭添滿了許多不穩定的因子。不過也的確如此、在幾次合作過後,你才恍然發覺對方所缺失記憶似乎會隨著刺激而激發出那隱藏性格,然後失控。

  他並不喜歡傷害別人,也同時怕疼至極,可幾次的意外、都讓你無來由地對此感到難以適應的反差,儘管你總能適時地阻止對方、在適當的時間點喝阻衛藤快那脫序的行為。

  可、那也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並不能讓他徹底地了解主因、然後予以解決。

  這點,讓你油然生起了對於那個人的好奇。

  也的確、因此逐漸地加深了對衛藤快的在意,全然地、侵占了你的視線以及思緒所有。

  最後、成了一個你想守的一個祕密。

  關於那個人、對於你自己的一個小祕密。

 

Can you keep a Secret?

(倉林春x衛藤快)

 

  倏醒。

  倉林春只是緩睜開眼,望著那灰白色的天花板、聽辨著一旁時鐘的滴答聲響,思緒略為恍惚地直到觸及一旁的溫度,在回過視線之際才發覺身旁人半趴在床沿邊、明顯疲累熟睡的模樣。

  這讓他不由得地半扶著額,也才緩然記憶出自己由於前幾天的勞累,所以在昨天發燒時,就臨時請假在家休息。而衛藤快過沒多久就也風風火火地回到了這個他們已然同居五年的家,以不放心他一人在家的名義、很快地請了假回到家,就為了照顧他這個不愛護健康狀態還繼續抽菸的病人。

  倉林春還記得昨天被衛藤快撞見這幕時,對方一臉錯愕的模樣盡收眼裡,隨後反應過來的瞬間便一把拉著他回到房間就是要他快休息,而他匆忙地到廚房忙碌了好陣子後,倉林春才又望見了衛藤快那活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婦模樣,輕推開門透過門縫望著他那顯得僵硬的神情。

  「……春?」在望見衛藤快那戰戰兢兢的神色時,倉林春忽地也不知道該怎麼應對。儘管在一切事情落定之後,他選擇了暫時讓彼此沉澱而轉往別部門一段時間才又重回緝毒搜查官一職,可他對於那個人依舊感到棘手而難以習慣這樣的過度關心。

  即便這就是他們之間的平衡點,就像是互補對方的不足一般,恰好地、補足了那塊缺失處。

  「我餓了。」沉聲說道,雖然其實他一點也不餓,反而因為發燒感到些許的反胃情形,可倉林春倒也不想就這麼浪費對方的心意。他倒也清楚衛藤快的用意,不外乎就是希望他能夠墊個胃、吃幾口也好。

  大概還是自己不想看到對方那臉失望的模樣,就儼然受了委屈的小狗一般,倉林春忖道,充其量還不是自己心疼、那個笨蛋。

  果不其然地見到衛藤快那急忙走進走出的動作,最後一臉期待地端著一碗滿滿的熱粥給他。

  看得他忽然有點胃疼的無奈感,早知道別心軟說餓這字眼。

  不過望見對方隨後輕吹湯勺的舉動後,又忍不住打消了適才的念頭。

  曾幾何時自己也變得這麼優柔寡斷了起,思緒半調侃著自己適才的反覆念頭,倉林春倒也不想浪費對方的好意,難得配合地將對方吹冷的粥給吞入肚腹。

  「感覺怎麼樣?」在聽辨衛藤快的試問嗓音後,倉林春僅是悶應了聲說著還好二字:「沒事。」

  雖然很想跟對方說不過只是個小發燒而已,但在念頭浮上思緒的同時,倉林春倏地也打消了適才的想法,畢竟有了先前幾次的經驗談後,也不難知道對方聽到這些話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儘管自己不過只是希望對方別太擔心……、大概。

  自己的不擅言詞終究還是沒有因為時日的推移而增進多少,倉林春暗忖,可跟眼前人的關係倒也越加親密了許多,還同居了五年。

  搭擋關係依舊未變,但不及於交往二字。

  倉林春還記得很清楚,衛藤快當時無心說出「我喜歡春唷。」的話語時,才讓他赫然察覺到自己看待對方的觀點已然不同以往般的單純。即便多多少少也清楚衛藤快之於自己不只是的Switch關係人而已,可他從來也沒有正視過彼此間的關係定位。

  是搭擋、是際遇相似的人、還是……。

  他聳了聳肩,望著來人嘴角間所擒的笑意,倒也沒有繼續多想於該用什麼態度看待對方才對,只是看著衛藤快的殷切舉動,油然生起了笨蛋兩字的評語。

  不算討厭,但也算不上非常喜歡,他腹誹道,雖然不是很想去探究自己情感空白的這塊領域,不過想及自己既然應許了衛藤快當時同居的請求,那麼衛藤快大概屬他而言算是特別的存在。

  如果撇除先前的那些關係,不可否認的、不僅放任對方每次行動時的莽撞舉止,更是讓衛藤快踏入了他的生活,一再牽動著他的思緒所有,連同情感也是。

  念頭油然生起的同時,讓倉林春忍不住扯了扯略為僵滯的唇角,對於自己忽然的想法感到可笑,卻又無法駁斥這麼個事實。

  在意對方的這個事實。

  不可否認,自己的確是用當年的種種來抗拒他對衛藤快的可能情愫,倉林春暗忖,大概是習慣孤單太久,要在突然接受生活中再多出另外一個人難免尷尬。

  可對方不也一樣,在念頭驟起的同時,倉林春僅是望著一旁的衛藤快,對上來人顯得不明所以的眼神時,讓他不禁撇開了視線,略感困窘。

  「春?」

  「……啊。」倉林春應了聲,對於陷入這麼個微妙狀況的自己,不由得地深嘆了口氣:「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沒有。」直白地切斷了對方的臆測,倉林春忽然感到莞爾,大概無論經過多少時日,自己始終都難以適應對方待於自己身側的存在感。

  或許對方才是那個「讓人無法不管的傢伙()」,也讓他無法不去在意這麼一個人。

  也同時是佇留於他心房裡頭的一個小祕密。

  「可是你……。」

  「我說沒事就沒事。」

  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倉林春忖度,大概就是有好感卻說不出那句喜歡的困窘難耐。

  果然麻煩死了,不禁下了這麼個註腳,卻也矛盾地探手揉亂了對方細碎的髮絲,明顯寵溺。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