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留在廊柱上頭的痕跡

(身高差十題取自Artifact手塚國光x不二周助)

 

  望著那柱上深淺不一的條條痕跡,不二淺瞇著視線,上頭的線條算是相當筆直,但看得出來似乎曾被人試圖磨去紋路,木面顯得相當不平整。

  他不自覺地稍偏了視線,用視線仔細地描繪上頭的刻紋,臆測著那可能的畫面,不禁猜想著或許是小孩頑皮所促成的一樁插曲,順著這樣的想像下去,唇邊的笑意更是不禁加深了許多,不難預見那般場景。

  「不二?」在聽辨來人的嗓音後,不二悶應了聲,並未將注意跳脫於自己的想像空間之外。

  只感覺頰邊一陣冰涼,他才回過神來直望著手塚那顯得不明所以的神情,才接過對方手中的冷飲,拉開拉環談及適才怔忡的原因。僅聽對方低應了聲,讓不二不禁好奇問道:「手塚知道吧?」

  「啊,小時候母親做的記號,說是量身高用的。」聽聞對方陳述的語句,不二不禁莞爾:「似乎可以想像。但看樣子似乎持續沒多久?」

  手塚僅是聳了聳肩,隨後接續說明:「嗯,中學之後就拒絕了。」

  「這樣啊……。」低喃的音節略被拉長,不二隨後站直了身,走近柱旁比了比身高,語帶無奈道:「真是的,似乎一點進步都沒有。」

  手塚挑了挑眉,望著不二直咕噥的苦惱姿態不禁輕扯唇角,忖度著對方即便早過了成年的門檻,但似乎就跟以往沒有過大的改變,就誠如全國大賽得冠不過昨日之事罷了。

  同時,也彷彿於彼此關係一般,距離本就該如此靠近。

  細飲了口茶飲,望著對方那柔和的側臉,思緒不禁偏離於當對方主動提起要來探望手塚爺爺時,自然地讓他油然生起了應當如此的錯覺,而差點淡忘了彼此能夠相伴於現在也是經過一波三折,不僅跟家人抗爭、更是氣得年邁的老人送醫不說,更是關係僵化到連探病都無法。

  後來……,在知道爺爺已經同意試著接受的時候,他才從不二的話語間得知對方獨自探望過爺爺,手塚僅是緊擁著不二,隻字未吐。

  「爺爺人很好,不用擔心。」不二只是輕吐話語,沒有說及雙方談論了什麼相關的話題,而是巧妙地將話題轉移至那天的午餐菜單為何,體貼地讓手塚感到不捨。

  就如對方眼裡的那抹藍,溫潤地讓人淪陷。

  「在想什麼?」聽見不二的試問後,手塚才倏地抽回了神悶應了聲,說著沒什麼三字。

  「又一次想十件事了?」不難聽出對方言語間的明顯調侃,倒手塚也僅是輕描淡寫地低吐著「想你就足以抵十件事」的話語,惹得不二倏地紅了雙頰之餘,還順帶兩字笨蛋的低斥發言。

  手塚莞爾,在望見來人抿唇的彆扭神情,探手輕拉著對方的指腹,以示意對方坐於自己身旁:「還在想身高問題?」

  「不提還不會記得,一提就想起來了。」應答的聲線稍壓抑了些,雖然知道對方不過只是想抱怨一下以解就連小不點越前的身高現在已經超越自己的事實。

  就不二的口吻聽來實在是有那麼幾分惹憐,不過那次聚會可就苦了其他人的味蕾,被騙吃芥末不說,就連久違的乾汁都被以不二那句「偶爾要回味一下的滋味」給放倒了七葷八素,個個倒得倒、癱得癱,差點連自己都難以倖免。

  「還是很介意?」手塚試問,後得來人的一句「怎麼會不介意」答覆,不由得地淺瞇起視線,輕撫著對方的指間:「我覺得這樣也很好。」

  「──咦?」不明所以的單音節被拉長了聲,不二隨後像是意會到了他語帶雙關的涵義便立馬止了聲,隨後暗啐的低嗓不難聽出其中的彆扭意味:「才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ir 的頭像
Noir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