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長了手臂搆得到的高度

(身高差十題取自Artifact│手塚國光x不二周助)

 

  掌心收緊,在做出動作的同時,不二也不禁沉吐出了氣息,試圖捕捉流動的空氣這舉動僅能存於想像之中,就跟時間一般,沒法掌握。

  再一次的收握,讓他忍不住輕扯開了僵硬的唇角,對於自己的漫想感到有點可笑。

  「不二。」在聽到後頭傳來的沉聲呼喚時,不二悶應了聲表示自己聽見,但也僅是保持著手臂伸長的動作,然後攤開了掌心,望著向晚夕陽的光源穿透了指縫處,略感刺眼。

  不難想像得到對方此刻肯定是凝著眉心,露出不明所以的神情等待著自己下一步的動作,是暫留、還是依約一起回家、又或者是一時興起到商店街走走。不二腹誹,說不定手塚腦袋裡頭正忙碌地繞轉十件事情也說不定,他又不是手塚,哪知道呢。

  耳邊聽見了椅子被拉移摩擦的細小聲響,不二才放下了手臂,回過頭瞥望著手塚顧自坐在一旁的姿態,看來似乎較為傾向於等他的想法:「手塚?」

  來人沉應的嗓音僅止於單音節的字詞,讓不二不禁轉過了身軀,任著陽光鋪灑了整個背部,暖暖的溫度讓他稍瞇起了眼眉:「要回家了嗎?」

  「啊,等你。」手塚應答的自然聽得不二莞爾,明明就是自己等對方才等到現在的,怎麼對方一句回應就扭轉了立場,好像理應就是手塚在等他。

  就說詞聽來儼然似乎還等了好陣子,不二暗忖,究竟該算是對方那張不言苟笑的五官使然,還是過於嚴謹的性格讓人壓根根本不會聯想到,或許應該說這兩者都是。

  不二向手塚伸長了手臂,在搆住對方的左肩時,僅得來人不解的眼神,隨後手背便被對方的掌心給覆上:「怎麼?」

  「沒什麼,只是在想最遠可以到什麼程度。」不二應聲,只見手塚微抬起視線對望的眼神,對方輕收掌心的動作讓不二下意識地想收回手,卻被對方的一聲低喚給止下:「不二。」

  「嗯?」

  「不、沒什麼。」見到來人欲言又止的神情後,不二才緩抽離了手,坐在課桌上的姿勢讓他稍感僵硬而忍不住弓起了身軀環抱著雙膝:「手塚有想過嗎?……即使伸長了手,還是有搆不到的高度。」

  「啊。」

  「我想手塚長這麼高,應該沒有這個困擾才對。」不二莞爾,低喃的言詞聽來略有咀嚼的模樣,但手塚僅是噤聲聆聽,隨後在看見不二又再一次的伸長了右手,攤開掌心時,不自覺地將掌心覆上對方探來的手,然後輕輕貼合彼此的指腹:「不二。」

  「嗯?」

  「這樣不好嗎?」手塚忽然的話語讓不二頓時摸不著頭緒,不禁失笑地問道:「什麼好不好?」

  「只在意距離之內的事情,不好嗎?」

  在咀嚼完對方沉聲話語間的涵義時,不二不自覺淺抿著雙唇,抿開了一道清淺的笑意,覆匪著彼此間的關係不過咫尺之間的幾步長度,手臂伸長就能搆足對方,無論多高多遠、有對方相伴於一旁似乎也沒什麼不好。

  「是沒什麼不好。」應答的嗓音很輕,是沒什麼不好,畢竟伸長手臂搆不著的話,還有高自己十二公分的手塚在,哪有什麼不好?

  忖度的心思一停,不二不禁笑逐顏開。就連後頭接續的話語都似乎被徐風給夾帶而去,僅留那夕日瀉於窗邊的片片金色,及近乎融成一人模樣的兩道影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ir 的頭像
Noir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