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工商時間,關於CWT31的塚不二本相關下收,部分試閱可洽詢預訂公告和鮮網資料夾的部分嘿。
這次依舊請大家多多指教嘎//

【Azure簡介】
  作者:Noir
  插花:冰海藍月
  配對:手塚國光x不二周助
  收錄內容:蔚藍、寡言(蔚藍番外)、足夠美好、開始(足夠美好番外)
  大小:A5 繁體直排
  價錢:預購價180元整
  預購日期:2012、0730為止
  表單連結:

 


留下來的值日生們
(放學後的秘密10題│取自Artifact-http://gomorrah.web.fc2.com/artifact/)
(手塚國光x不二周助)


  「今天剛好輪到我當部室值日生,手塚要等我嗎?」
  「啊。」


  手塚只是望著一旁正放好球籃的不二,低喚了對方一聲以表示自己負責的部分已完成,隨後才聽見對方那聲低柔說著好了的應答。
  見到不二拿起一旁的兩、三個球袋,看來顯得有些吃力的模樣讓手塚下意識地伸手拿取,無意間碰觸到不二的指間。
  即便動作接續反應,但不難知道彼此都因為適才的接觸而明顯愕然了幾秒,視線不經意地捕捉到了適才對方的明顯怔忡,神情間的不自然僅停留了那瞬間,而後眨眼便又恢復到原本眼眉間夾帶的淺淡笑意。
  就跟那人的褐色髮絲一般,輕輕地在視網膜上壓了道淺跡。
  彼此手背相觸的瞬間溫度讓手塚不禁怔忡,隨後只聽不二那聲抱歉兩字落定後,他才倏然回神地低應了聲,興許是不習慣,可手塚倒並不討厭適才相較於自己稍許低冷的體溫。
  至少並不算討厭,手塚腹誹。
  「手塚?」在辨析到來人低喚的嗓音後,手塚只是側過了視線,未發其聲地等待著不二隨後的話語。
  不知曾幾何時,他開始習慣了這麼個相處模式:不二的出聲低喚,他的幾秒等待,對話的開頭總不離課堂分心時的小發現、菊丸又被老師罰站、昨天弟弟裕太回家的趣事,又或者是巷弄的那間花店進了新品種的仙人掌盆栽等等。這些細碎的小事在經過對方低柔的嗓音轉化後,就是無來由地添了許多的生意活潑,就誠如不二的網球,總是帶給人出其不意的驚喜。
  或許也誠如初見不二的印象一般模樣:雖見樸實,但實則蘊藏許多意想不到的發現。
  這讓手塚不禁想起了不二先前在字典上書寫著「真正重要的東西,是眼睛看不見的。」
  這道理大概也可以套用在彼此間巧妙的距離,似於第一二位單打的位置,總是巧妙地留了那麼段長度,既清楚又曖昧地劃分著他們之間的關係。
  是隊友,也是競爭對手,如此微妙。
  假使兩端分別是親密與疏離,他們的關係究竟該界定於何者,手塚倒也無法界定出個準確數字,這麼個模糊地帶就彷彿不二眼眉淺瞇的笑容,始終讓人難辨對方眼裡的笑意成分。
  即便多少是能讀懂那人唇角弧度的情緒變化,手塚暗忖,他不得不同意乾的說法,不二的資料始終難料,也難以捕捉那人最為真實的那一面。
  所以那天大雨滂沱,他也就這麼沉吐了那句提問。
  只見那人漂亮的瞳珠直望著他,對方眼眸裡被縮影的自己略顯模糊,不知是因為雨水散抹了焦點,抑或是其他原因使然,手塚不清楚,僅知道那人難得的沉默讓他稍感失措。
  第一次覺得等待是漫長的。
  暗忖的心思稍停,手塚才赫然發覺自己原來是在乎的,相較於輸贏而言,他更在意真實的不二,而非拘於遊戲之中的無謂姿態。
  若不是出於在意,或許一年級的時候就不會執於隱瞞傷勢仍赴邀比賽。
  若非在乎,也許對方就不會直守著單打二的位置而已。
  無形之間,停留於對方身上的目光頻率漸多、允許那人笑著打趣調侃著自己、任著不二那抹淺笑駐留於他的虹膜上頭,直到他哪天赫然發覺,原來自己是在乎的。
  就這麼自然而然地,如唇角輕勾的弧度,輕描淡寫著這樣的情愫。
  不僅只是那十二公分的身高差、也不單單是單打一二位之分、更也不止於一個肩膀的距離而已,手塚不禁如此忖度,他並不討厭這樣的間隔,更貼切來說,應該是喜歡的。
  「手塚,一起走嗎?」不二試問的聲線輕落,手塚只是望著來人身影任著夕陽的暖黃光源輕擁,不禁淺瞇起眼睫低聲應道。
  他想,偶爾當值日生似乎也不算太壞,尤其是在瞥見那人眼眉間淺瞇的笑容時。
  未嘗不是件壞事,手塚腹誹,同時間也讓他不禁輕抿笑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ir 的頭像
Noir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