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安,這裡是Noir。
以下是關於這裡CWT33的個人刊物,採取預訂填單方式,通販則會在預訂截止後另函寄送匯款資料。

 


※【相關本子詳細】
  書名:Hello, dear
  作者:Noir
  繪者:芯陽
  配對:黃瀨涼太x黑子哲也、清水向
  收錄內容:轉瞬流光、歡迎回來、36.7、第十五號球衣、這天、Hello, dear
  大小:A5 繁體直排
  價錢:150元整
  相關試閱將會陸續於鮮網及痞客邦【Bleu Fonce】 進行更新
  預訂已截止

 

 


※【封面sample】

 

   Hello, dear  

 


※【相關試閱:轉瞬流光】

  若非赤司刻意安排他跟黑子一同參加二軍與他校的練習賽,黃瀨想,他大概怎麼也無法理解黑子身為一軍的理由,也仍然以嗤之以鼻的態度輕視對方的能力及存在。
  端詳想來,就他先前表現出的種種行為,實在浮躁過了頭。
  即便在那場練習賽過後,他跟黑子道過歉,但卻只得對方一聲平淡嗓音所陳述的「我知道了。」讓黃瀨對於這樣的應答不由一怔,不甚明白對方究竟是接受了他的道歉,抑或只是表示聽到而已。也在隨後,他便以一聲「小黑子」稱呼對方,以作為表示自己的友好認同。可除了黑子明顯困擾的神情之外,就是一句「請不要這樣叫我,我很困擾。」讓他不禁怔忡地望著對方被夕日餘紅暈染的側臉,然後沉默無語。
  或許是出於熟稔程度多寡所使然的結果,黃瀨思忖。瞥望著不遠處正與青峰聊天的黑子,不難捕捉到對方眼眉略彎的淺淡笑意,思緒不由回溯於近幾日以來與黑子的互動情景,就似單向道一般,他一頭熱地跟在對方後面,試圖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可對方的平淡回應總打亂了他原先設想過的許多可能。
  儘管不難從細節中歸納出黑子的性格大抵不離淡然兩字,但總不免感到不甘心,黃瀨忖著,大口灌著冷飲,任著冰涼的水液流入喉部,讓他不由感到一陣不適,難以分辨是心因性抑或是生理使然的反應。
  想與黑子熟稔相處,但卻一再地從對方的漠然反應中嚐到挫敗感,他還真沒想過自己也會遇到不知道該怎麼與人相處的難題,這還是第一次。心忖的思緒一滯,讓他不由得地沉嘆出氣,也忍不住直躺於館內場地上,用手臂遮擋住傾灑一室的白燦燈光,任著適才紊亂的思緒隨著運動稍喘的吐息逐漸緩和。
  「黃瀨君?」在聽見似於黑子的低喚嗓音時,黃瀨並沒有做出反應,僅當自己一時幻聽。直到手臂上感覺到一抹熱暖的溫度後,他才訥訥悶應了聲。半檔著燈光的手臂旋即被來人給帶離了開來,讓他不由半瞇起雙眼,直望著佇立己前的來人。
  「黃瀨君,躺在地上會著涼的。」在聽見黑子低緩陳述的話語後,他才愣愣地坐直了身軀,看著黑子半彎著身軀,眼神間的困惑像是在打探他的狀況般,「還好嗎?」
  對方試問的句意讓他一時之間略感失措地低咦了聲,隨即只見黑子探出了手撫上了他的額間,動作看來自然且親暱,但卻讓黃瀨在那轉瞬間不由僵直著身軀,困窘地近乎無法做出反應。
  他僅是任著黑子的手掌貼覆著自己的額心,也任著思緒紛亂不止。不過幾秒間的動作,黃瀨思忖,在清楚瞥見到對方稍抿唇線所夾雜的淺淡笑意時,他才發覺自己不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視線不自覺地留心起那抹近乎透明的冰藍色彩,然後試圖從對方的神情間捕獲那細微的情緒變化。

 


※【相關試閱:歡迎回來】

  不禁再次嘆息,黃瀨暗自調侃,不過就是一句「小黑子,我們一起住好不好?」的話語,卻屢屢在那聲起頭詞方落時,怎麼也接不下後頭原已設想過許多次的請求。
  相較於之前總將最喜歡對方的發言掛在嘴邊的自己,仔細想來,他還真是沒有太大的長進。
  雖然對於兩人交往這件事情來說,他還是沒有太多的充實感。畢竟眼前人早在中學時期就對於他各項行為,無論是告白、還是耍任性等都能夠淡然以對的黑子。
  黃瀨還記得,明明是自己的第一次告白,卻被對方當作是玩笑話的情景;心揣忐忑,他明顯彆腳的表現只得那人蹙眉神情下的一句「請不要作弄我,這樣我很困擾。」的發言,讓他不禁為此一怔,看著黑子眼神間的不明所以,怎麼想也想不通透這中間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什麼差錯而讓對方誤以為是玩笑。
  「我是認真的,我真的很喜歡小黑子。」重述了次,情緒略參激動地掬起對方的手,在對視到黑子上抬的困惑目光後,他忽地感到欲哭無淚。黃瀨心忖,自從不小心摔壞了小綠間的幸運物後,旋即就被小赤司處罰練習加倍,分組練習又沒有跟小黑子分到同一組,怎麼連現在想告白也這麼不順利,總不會是因為占卜幸運物在作祟的緣故。
  怎麼想都覺得微妙,他扯了扯僵滯的唇角,套句小綠間的理念,沒有盡人事的他果然不太幸運,或許貼切說來,是低落到一種極致。
  思緒紊亂地讓他無法隨機重組出一句較為簡單易明的發言,隨見黑子微微頷首,錯使黃瀨以為對方總算明瞭自己話語裡的涵義時,卻在對方隨後一句「我也喜歡黃瀨君,能夠成為朋友真是太好了。」給全數抹盡他僅存不多的思考能力。
  到頭來還是以失敗告終,黃瀨暗自調侃,之前都只有婉拒、回絕他人告白的選項,他還倒未曾試想過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個被人變相推拒的經驗。
  黃瀨記得很清楚,在聽見黑子的應答後,他先是乾笑了幾聲試圖化解橫亙於彼此間的尷尬,直到聽見從不遠處走來正打算邀身旁的黑子一道回家的青峰的叫喚聲嗓後,就胡亂找了個「我忽然想到我東西忘在教室。」的藉口,近乎逃也似地跑離原地,怎麼也無法化開心頭上的滿是困窘,也同時解不開思緒裡的那道疑惑。
  究竟,自己口裡的那句喜歡,跟對方所理解的喜歡是不是同一種情感?
  黃瀨無從得知,也無暇多想。
  只是在跑離現場好段距離後,忍不住倚著一旁的壁面屈膝蹲下,蜷起了身軀,低著頭將一臉狼狽的模樣給埋入雙膝當中,驀地感到情緒泛澀。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