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左邊【塚不二】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Act.7

  緩然轉醒,在見及周遭陌生的擺設,不二僅僅眨了眨略微酸澀的眼簾,倒也不急不徐地想知道自己身處於何處,也沒有急於揭曉那個人將他帶來這裡的答案。

  只是全然地相信著對方,不為什麼。

  在念頭頓時化開的同時,不二僅只莞爾,似乎對於自己被手塚寵壞一事雖感無奈卻意外地因這結果而感到富足。

  不二記得很清楚,在適才夢裡重演的那段記憶中端的結果為何,他們誰也沒有先說出那聲喜歡,只是寧可吐著再見兩字保留那份曖昧情愫,直到後來的他們願意吐出相守的願景。

文章標籤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Act.6

  驟雨,在望見那傾盆大雨的雨景時,不二只是站在校門口處的穿堂走廊上,試想著自己是該就這麼淋雨回去、抑或是再等待一陣子等雨勢減小。

  思緒不免回溯於在他試問那句話語出口之後的後幾日,跟手塚之間的互動雖然跟以往沒有什麼不同,可卻明顯地感覺得到彼此充斥的稍嫌尷尬,無論是陪同練習、抑或是開口談話,都免不了之間的那微妙氛圍。

  即便他在英文課前一堂下課沒有去一班教室說要跟手塚借字典,對方還是會在下課鐘響的前一分鐘及時將字典轉交給菊丸,抑或是直接到六班教室交給正望著窗外發楞的不二本人。

  就像是養成了一種默契,彼此不去探究那觸及私人的領域,卻又小心翼翼地想知道對方的一切,矛盾地、在那條界線不停地徘徊流連著。

文章標籤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ct.5

  又是一次的揮拍練習。

  不二只是望著不遠處的那個人,在聽辨於大和社長的那聲手塚君時,他也才默聲記下那人的姓氏,至於後頭的名字、仍舊沒有個頭緒。

  在新生入學時的錯遇讓他不自覺地記住對方:即便之於自己來說,對方不過是個看來漠然卻熱心的新生,可不二卻確確實實地將那個人的五官輪廓給描在思緒裡頭,成了一紙劃過自己生命之中曾經的過客。

  事實證明了,對方不僅只是單純的過客,還是跟這裡多少有點關聯的、同社員。

文章標籤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ct.4

  不二只是低望著身旁人緊握腕處的動作,毫無頭緒地試問出口:「吶,我們要去哪裡?」

  僅聽來人應了一句毫無關係的答話,不二倒也索性任著對方發動引擎,乖順地繫好安全帶後,等待對方給自己一個結論。

  在耳膜觸及那音響緩聲流敞而出的熟悉旋律,讓不二不由得地憶起關於第一次應對方邀請就這麼隨性地整理好行囊,儘管自己所持的理由是想走走看看不同於日本的外國風情。

  可他很清楚,就在應下對方的那聲好字落定的同時,不過只是出於想見那人一面而已。

文章標籤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ct.3

  很多事情都是出於規劃之外,無論是遇上那人的開始,抑或是相識對方的之後都是,不二腹誹,在瞥見手塚那仔細檢視相片的側臉時,油然生起的、就只是那麼個念頭。

  或許對方比起自己而言對此更有其感觸才對。

  畢竟誰料想得到,國中三年的相處時光、就成了這麼個決定於未來的命軌。

  說在一起三字很簡單,可實際上卻有其難度。

文章標籤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ct.2

  在瞥見手塚坐於餐桌神態輕鬆地啜飲著咖啡,不二僅是保持著今天的好心情,擒著笑意入座於對方的對面位置,望著餐桌上頭簡便的西式早餐,忍不住失笑詢問對方,卻也僅得手塚的那句怕你餓著的沉聲回答。

  就像是沾了點蜂蜜般的茶飲,略多了一分的蜜味,卻不會甜膩過甚,手塚的一言一詞總是能夠讓不二輕易地挑起好心情,不知該說是那人的刻意還是湊巧,那人簡單的一句話就如同被注入了葡萄糖般,雖然只是基本的養分,卻足以調節人體機能的重要元素。

  啃咬著吐司略焦的邊側,不二僅是望著眼前人般隨意地翻閱著報紙的姿態,油然生起了「今天有對方陪伴的工作似乎也不錯」的念頭。

  雖然只不過是檢視篩選前陣子所拍出來的照片集結成冊,擬個初稿上繳給編輯而已,但也許是每張照片對不二而言都有那麼份特殊涵義,非得要選出幾十張出來還真有點讓人難以抉擇的困擾,更何況、照片就像是間接地透露他的心境,多少就像是窺探到他的想法般地無法取捨個好字。

文章標籤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Rabindranath Tagor, Stray Birds(9)>

 

左邊

文章標籤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