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

  他默念著那人的名。

  隨後吐出了口略帶菸草味的氣息,伴隨著那明顯冷涼的溫度,悄然地替他的情緒稍稍地止了平靜。他無法想像,或是、他根本無法思考。

  快。

  再次喚了道,這次夾帶著聲帶的功能,在靜謐的空間裡頭,不僅僅冷涼的寒風環繞著,還可以清晰聽見著似乎是自己的聲音,呼喚著那個人的名。

  那個少年。

  究竟是該稱他為幸坂快還是衛藤快。他倒是不在乎那些扯上十六年前的過往事情,畢竟那牽扯出的預謀、毒品以及悲傷情緒等等,他都無意去理會。

  他只在乎、他只在乎著那個人。

  那個總是揚起嘴角,不時撇著嘴含著淚水說著不想傷害別人的溫柔少年。

  快。

  他始終無法放下那少年的身影,在腦海裡頭盤旋不去的那影子。

 

 

Somebody【倉林春x衛藤快】

 

 

  「春……。」他回過了頭,略睜大了那雙隔著一層鏡片的雙眼,看著眼前的少年、泛著淚水卻不知為何地輕喚著自己的名。

  打從說出鑰匙那兩字時,他就已經打算放棄了所有。

  儘管、感情也可能連帶地一同被對方給遺忘的一乾二淨。

  離開。

  或許就是這麼一回事,他終究不是那種可以風淡雲輕地將所有事情給假裝不在意一一帶過。至少對於那少年的這一點執著,他仍然可以清楚分辨。即便他、早已放不下繫在對方的那情感,深度蔓延了開來,深深植下了那可能命名為愛情的感情。至少在這模糊地帶摸索了許久的自己,還是可以多少了解是非好壞,儘管、他已經為了對方失去了慣有冷靜已經無法細數。

  只是靜靜地看著對方無聲啜泣著,他忍不住伸出了手輕輕拭去眼前人頰上滑落的淚水,明顯比自己還要瘦弱的身軀因此而稍稍顫抖了幾許。似乎還可以嗅到對方的沐浴清香,還有那不時飄落而下的粉櫻花香,相襯著眼前的少年。

  快。

  他如此默念著對方的名,無論是幸坂快還是衛藤快都好。

  任由對方揪著自己的袖口,低著頭無聲哭泣著,抽噎的啜泣滴落淚水,在地上悄悄然形成了大小不等的圓圈,就彷彿替他們倆人的相遇下了道註解。

  他們終究還是回到了原點。

  他還是被少年保護著,所以才會造就著這場局面。

  他不想再憶起什麼十六年前還是更久之前的記憶,他只想好好地擁著對方不再讓他感到不安迷惘而無聲顫抖著身軀,像個被丟棄的孩子哭得讓人心疼。

  「春……。」在聽到對方的喚語時,他不自覺地泛起了一抹苦澀的笑容,傾近了對方的距離,還有兩步之差就可以貼近眼前人的溫度。

  反覆地做著深呼吸的動作,他感到無奈。

  無論是現在還是之前、或者是十六年前的童稚,他還是沒有辦法放任對方不管。儘管他倒也清楚,這時候的他、對眼前少年而言只不過是個略帶著熟悉感的陌生人。

  過客兩字,深深地植在他的胸口處、滯悶而感到呼吸困難。

  他應該開口的,可需要說出的話語應該是什麼,他不清楚。

  應該是再見、還是快?

  他試圖闔上了雙眼,只見眼前的少年伸出了雙手、緊擁著自己。

  也許,這樣被遺忘了所有、空白了那段悲傷過往才是最好的。

  無論是對那少年還是對他自己而言,可能。

  「春。」最後落定,少年微仰起頭,勾起了嘴角的弧度很淺。

  笑中帶淚地、看著他,沒有後話。

 

 

 

 

  「唔嗯。」他反覆地啃咬著對方的鎖骨,似乎想一點一點地啃噬掉對方纖細身軀殆盡般,落下了一個又一個鮮明對比的吻痕,帶著些許曖昧意味。

  那少年緊揪住他整齊的襯衫,對比而下的是那人凌亂微敞的蒼白肌膚,胸口處櫻紅了那兩點被自己舔弄過的果實,能夠多少明白對方的思緒已經模糊不堪地、任由那下意識的深層欲望擺弄著他們倆人所架構而起的情色動作。

  倉林春不禁想著,或許他真的已經開始失去了理智。

  儘管他仍然猜不透衛藤快是否記得自己,而那單詞,同時也是他的名──春、的輕喚是否是那少年定義自己的存在,他一點頭緒也沒有。

  只是任由對方緊擁著自己,沒有打算鬆開的動作給迷了惑。

  簡單地發了通簡訊說明後,他便將對方給帶回了家裡頭,緊牽住自己的手、少年不曾鬆開過,就連駐足於玄關前,少年也毫不猶豫地跟著他一同進入。

  全心全意地、相信著。

  他不自覺地苦笑著,好似無論如何、他的目光總是會跟著對方的細微舉動稍然飄移著,而情緒上、更是自然地隨之起伏著。

  就如同吸毒的那般快感,無可救藥地、反覆重回著那一瞬的快樂。

  而倉林春卻不可否認的,之於衛藤快、他的確是抱持這種態度。深深地、無可自拔,倘若真的要言之為愛,那麼說穿了、也彷彿自己這老菸槍的習慣般,上了癮。

  而這癮頭是怎麼戒也戒不了的,而反應在自己身上的禁斷症狀,便是無端不安。

  Switch

  他忍不住做出了這種聯想。就如同那他們花費了大半時間所調查的這名詞般,他無可自拔地、深陷於對方的那率真個性以及笑容,大大地揚起、不似於自己的漠然。

  深度重症者,他不可否認地、開始在意起那少年。

  儘管,他曾經試著不去裡會。

  「嗯哼。」隨後舌尖便纏繞起對方修長的指,反覆地包含舔舐著,就如同是包裹著甜美的糖衣般,對待珍視之物的態度、他如此小心翼翼著。少年因為他的動作帶了明顯的情色意味而泛起了紅霞,只是看著他卻不曉得自己該如何反應,一如既往地、呆愣著神情。

  微睜大了那雙瞳仁,衛藤快只是低著頭、熱燙著雙頰。

  明顯感覺得到少年的羞澀,倉林春的動作只是更為緩快地、輕啃著對方骨感的指間,隨後在手背上落下了如雨般的碎吻,珍貴地、寶貝著。

  「小快。」他低語著,略帶沙啞的低沉聲嗓輕喚著對方的名。

  只見眼前人忽地愣了下,而後不受控制地泛起淚水主動地擁緊著自己哭著。

  「小快。」而後又重複了次,他不禁揚起了嘴角,輕吻對方的額際。

  那個人。

  留存在他們彼此之間的那個人。

  倉林春呼出了口菸味濃郁的呼吸,耳邊似乎還能依稀聽見少年之前總是要他戒菸的話語,叮嚀與擔心意味濃厚了整個左心房,而右心室則是存著之於對方的那微妙情愫。

  而後又做了個深呼吸。

  少年青澀的反應讓他不自覺地撇了撇嘴角,笑意不止地緩緩拉下對方褲頭上的拉鍊,刻意放輕了動作、好讓對方清楚看見自己的動作,一舉一動、甚至他下一步的行動意味。

  隔著布料搓揉著對方的性器,半昂揚地讓少年不禁撇過頭,同時因為他的舉動而略發出些許的輕吟聲嗓,好聽地、令他上癮而無可自拔。

  濕潤的觸感,明顯地透露出少年低喘的隱忍似乎已經獲得了一次解放。

  「小快。」刻意在他耳邊低喚著,不可否認地、倉林春的確帶著惡趣味的性質想看看眼前人是否會因為自己這般故意而有所反應,有趣地、讓他一再地重複著相同的話語。

  衛藤快眨了眨帶了些許迷茫的焦距,雙手環抱對方仍舊踏實地讓他稍稍安下了心,只不過他只感到困窘地、好奇對方接下來可能的動作。而他不加思索地,試著仿造倉林春方才的舉動,也大膽地撫上對方的恥骨,透過牛仔褲那層厚實布料描繪出對方的性器形狀。

  在眼前人再次低喚著自己時,他不自覺地笑出了個漂亮的弧度。

  「春。」熟悉感逐步擴大著,他輕喚出。

  儘管他含有些許不確定意味,可在對上倉林春的那雙眸眼後,無來由地、清楚著自己口中所喚出的單詞便是那人的名。

  春。

  倉林春。

  就彷彿對方連繫他的那鍵結,就是彼此的名。

  快。

  衛藤快。

  反覆交換著吐息,舌尖還能夠依稀嚐到對方的淚水微鹹,倉林春不著痕跡地低語著。

  無聲、言愛。

 

 

 

 

  I need somebody

  I just need somebody to love

  Just somebody to love

  「春、倉林春。」少年勾起了嘴角,輕語著。

 

 

 

 

 

 

 

 

 

 

後記:

  最近緝毒特搜班、Switch大愛中,可愛的小快──。(抱住蹭)

  最後停留在小快揪住春的袖口那場景,櫻花紛飛而起讓這裡有種想補完的衝動。

  以上,N君都已經在腦袋裡頭腦補正篇和後記差不多了。(笑)

  感謝鍵閱,本篇2768字。

創作者介紹

Bleu Foncé

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